字游


探索烫金技术与纸张间的激荡
-《箔样FOIL CATALOGUE》

2019-03-07
Like 0

海流设计 Flowing Design

期许自己能以设计的力量成为默默影响社会的设计团队。 崇尚「形随机能」的概念,认为设计的每个元素皆是随着机能需要而设计或改变的,并非无意义的装饰活动。 主张任何的设计都应从解决问题开始,并在美感与设计需求间取得平衡。

「觉得可以趁年轻时大胆尝试,失败了大不了就回去上班嘛(笑),趁生活也还没有顾忌时冲冲看」。 这是成立于2015年的海流设计设计师Adam,最初的想法。

Adam刚好在平面设计正准备崛起时开始认识设计,从小看着聂永真和其他前辈们的设计,当时觉得这样带有非常鲜明的个人风格是一件很帅的事情,但可能是因为是射手座的关系,好像没办法专注维持某一种自己的风格;但总归来说,只要是好玩、对社会有意义,并且能够收到符合期待的回馈,也不一定要是金钱,只要是有趣的事情有机会都会想要尝试。若要说一个特别的点,大概就是对印刷特别有兴趣吧!而由于是南部小孩,印刷厂师傅们讲的流利台语,让来自南部的Adam有种亲切感,久而久之台语竟成为在印刷上无往不利的工具。

最初想做《箔样 FOIL CATALOGUE》是接触到日本烫金样品的《FOIL SELECTOR》,给了Adam满满的冲击。这样的样品美是美,总是看得到吃不到,当时也很意外台湾没有这样的样品供人参考,因为台湾烫金技术一直有很好的实力,甚至有在世界排行第三的金箔制造商。台湾的金箔样品都只有烫一个色块,并没有各适性的示范样品,因此下定决心制作所有素材包含烫金技术、金箔、纸张、字体都是台湾能够找到的金箔样品。例如箔样内页的「吉祥 G22」,这是金箔的代码,属于一家叫「吉祥」的金箔代理商,而 「吉祥」本身就拥有许多的金箔款式,比如说绿色,在外面就比较看不到。这也是推广箔样工具书时,希望买的人都可以知道,并且在未来实际应用时,可以买到所想要的金箔颜色。

字体是烫金中最常出现的元素,当初在制定箔样的设计策略时,其实比较过许多字体厂商的明体字,但因为不想呈现太古典的感觉,所以最终选择文鼎书林明体。书林明体拥有较现代、较简约的感觉,与箔样的氛围不谋而合;除了外盒,原本内页的字体也想使用书林明体,但因明体在烫金小字使用时,笔画还是会有点糊,经过不断的测试与比较,最后在内页的使用字体,选择文鼎的另一套字体——文鼎 UD 晶熙黑体。拥有大字面以及 UD 设计的晶熙黑体,即使在 4pt 的使用情况下,依然保持清晰、好阅读,因此,这两款字体,就成为箔样的一份子,也很感谢文鼎字型的协助。

在箔样里,除了将四十种金箔测试在三款常见纸张上作为基本样品外,也尝试使用特殊的纸张媒材,让烫金的技术能更多元地呈现。箔样的成品有些效果是超出我们想象的,比方说波斯纸 FTW01,它的纸张丝纹路在烫金上,会完整地保留下来,这是我们没有预期到的,使得金箔的表面产生了很独特的美感。而有些较粗糙的纸面,与金箔产生的独特纹理或不均匀,成果也让我们又惊又喜。

事实上箔样到今天仍会被印刷专业人员,认为烫得不漂亮,是因为大家已经习惯了看到烫得很完美、没有瑕疵的作品。但Adam的初衷,不想只呈现有「完美」结果的作品,相反地,而是藉此激发更多可能性,让大家知道不同的纸张在烫金上所呈现的效果与状况。也许对印刷专业的人来说,会觉得有些烫金的效果是瑕疵,但对Adam而言,是一种新的尝试,一种新的实验,实验无限的可能性。如同箔样小卡上所写的「不仅是一份烫金的样品,也是一份让金箔如实呈现的实验性作品。」及Adam相当喜欢一位前辈对于烫金技法的诠释:「烫金是一门介于量产与艺术间的工艺」。 值得一提的是每种纸张都有它适合的烫金属性,举例来说,对应在粗糙的纸张或是细致的纸张的金箔都不一样。 针对纸张去挑选,找到最适合的金箔就需要大家的经验与尝试。

Adam笑着说:「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裁切手工纸呢?」

回想起来,制作箔样的每个过程都很好玩。虽然制作前就先砸了不少钱,好像回到创业初期的感觉:赔完的话,大不了就回去上班喽(笑)。或许是本身个性的关系,不谙与人合作,从一开始规划、跑工厂、手工包装、送货,最后连文案撰写到架设网站全都自己一手包办,不假他人之手。不过虽鲜少与人合作,但遇到问题却很敢问,而设计圈的前辈与同业也都很愿意回答,给予Adam相当大的协助,制作箔样过程中也是透过不断的询问来得到解答。

台湾的印刷业有个现象,印刷产业炼的厂商们都已经习惯了赚快钱,只想做顺手、不会太麻烦的东西。烫金内页上的处理,极为复杂,因为每张纸特性不同、细节不同,这都是需要请师傅们逐一协力完成的。一开始师傅们都会觉得制作流程很麻烦,例如裁切时,箔样中「30」的特殊纸张多半不是他们常见到的,而且太小难以裁切、纸张产生的静电也让裁切师傅苦不堪言。即使过程中有点不顺利,最后还是靠「轮转 」的台语拉近彼此距离。透过频繁地跑印刷厂了解和参与中间的过程,渐渐地,师傅也感动了,而Adam也希望让他们认为这不只是一个工作订单,让师傅们能在过程中感受到,这是一种共同创作。当看到最后成品时,师傅们也很感动,甚至还主动关心箔样的销售情形,这是以前很少见的。

箔样所有的配页作业都由Adam一手包办

最后,如同现在的英雄电影一样,在箔样内,也埋了一些小彩蛋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?比方说封面里层还有一层烫黑,以及「40」的样本里除了金属箔之外,还夹了 2 张全球最大的色箔厂商德国的 Kurz色箔。在此偷偷预告下一本关于色箔的作品—— 《色箔样 PIGMENT FOIL CATALOGUE》即将诞生,色箔又叫颜料箔,由于台湾师傅们都称「色箔」,因此Adam也接地气的取名为「色箔」。与金属箔不同的是,它显现出来的效果不像金属箔般具有金属感,而是饱和但带有点半透明的颜色,有鲜艳的色箔也有具消光效果般的色箔,其实台湾以前使用较多,但色箔不好烫,适性较差,比较适合在铜版纸上使用,因此现在也比较少见。

《色箔样 PIGMENT FOIL CATALOGUE》,光前期作业,也是花了超过半年的时间准备,另外除了展示数十支台湾使用得到的色箔样本,另外透过这几年的实验经验,将在此次作品中附上自行归纳的有趣实验技法,都使用了超过三种以上的烫金技巧配合,这份作品除了代表海流设计在烫金实验作品的小结,也期许此次作品能让激发更多人尝试烫金技法的可能性。透过此实验作品的展示开启更多对于色箔的想象,与大家参考交流。

其他訊息

2019-03-20
Like 0

别让字体仅是高塔中的艺术品,最适合它们的地方一定在人们的生活、文化里。

阅读更多
2019-03-07
Like 0

「觉得可以趁年轻时大胆尝试,失败了大不了就回去上班嘛(笑),趁生活也还没有顾忌时冲冲看」。

阅读更多